• 导航

以权谋私、利益输送 “烂尾楼”暴露腐败作风问题

原标题:云南纪检监察机关监督推动烂尾楼问题清理整治工作 祛除“烂尾”之腐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段相宇报道 “文山州交通运输局四级调研员李成明,在‘丽水湖畔’‘樱花山谷’项目征地拆迁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贿赂问题”“建水县古城保护发展服务中心党组书记李永生等,在‘尼乡湾’‘广慈湖壹号’等项目中违规审批、监管不力问题”……近日,云南省纪委监委连续通报曝光了4批20起烂尾楼背后的腐败和不正之风典型问题

清理整治烂尾楼问题事关人民群众切身利益。自2021年3月云南省委、省政府启动烂尾楼问题清理整治工作以来,云南各级纪检监察机关立足职责定位,持续强化监督执纪问责,深挖细查问题线索,严肃查处烂尾楼背后的违规审批、滥用职权、权钱交易、失职渎职等腐败和不正之风,形成了强力震慑。

违规审批、以权谋私、利益输送,楼盘项目“烂尾”暴露出腐败和作风问题

住有所居、安居乐业,是家家户户的希冀和梦想。但是,“房子没盖完,开发商跑了”“娃娃都上学了,学区房还迟迟住不进去”,一些烂尾楼成了城市之疤、民生之痛,群众对此反映强烈。

现实中,烂尾楼往往历时较长,成因也颇为复杂。国内某知名房产中介公司经纪人徐女士告诉记者,形成烂尾楼大多是由于开发商资金链条断裂,也有因违反土地规划等政策被叫停、涉法涉诉被法院查封等情况。

除市场经济和政策法律因素外,烂尾楼也暴露出不少腐败和作风问题。从云南此次通报的20起案例来看,这些烂尾楼的产生,背后存在滥用职权、以权谋私、失职渎职等问题。

有的利用职权,在土地竞拍和使用权转让等过程中非法牟利。比如,芒市国土资源局土地收购储备中心原主任李立春利用职务便利,为瑞丽市司法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邓光辉等人以其亲属名义底价竞得“水域轩园”地块土地使用权提供帮助,后非法将该土地使用权转让,李立春从中非法获利101.6万元,邓光辉非法获利386.28万元。

有的收受贿赂,为开发商在规划审批、办理行政许可、征地拆迁等环节提供便利。比如,嵩明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原局长胡金亮利用职务便利,先后4次收受昆明某房地产公司负责人所送现金共计1万元人民币和5万元美金,为其公司办理嵩明县入城口第15、16、18号地块规划许可证、建设施工许可证、商品房预售许可证提供方便。

有的不正确履职,导致相关楼盘出现无证施工、违规销售等问题。比如,云县县委原常委、副县长罗原等人,在“云县澜沧江广场一期”建设项目实施过程中不正确履行职责,导致该项目在未取得土地使用权、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规划许可证、建筑工程施工许可证的情况下,企业就开工建设。

有的监管不严,致使巨额项目预售资金脱离监管,甚至被挪用、侵占。比如,玉溪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澄江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在“玉水金岸”“樱花谷”项目中,对预售工作及预售资金监管不到位,致使“玉水金岸”项目预售资金31.93亿元脱离监管,“樱花谷”项目预售资金1.19亿元脱离监管。

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大都市治理研究中心主任唐亚林表示,房地产市场以及重点工程建设领域投入资金量大、利益关联度高、权力寻租空间大,是腐败问题易发多发重点领域。特别是规划审批、招投标等环节存在的一些监管漏洞,容易助长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问题,为房地产开发埋下隐患,导致烂尾楼的出现。

重发展轻监管、关键环节制度缺失助长烂尾楼乱象

记者采访相关办案人员时,“监管不力”“制度缺失”成为受访人员一再提及的高频词。

以文山壮族苗族自治州交通运输局原四级调研员李成明案为例。李成明在任文山市委副书记、市长时,利用职务便利,为文山市金昆房地产开发经营有限公司在文山市政府廉租房和保障房项目工程款拨付,以及“丽水湖畔”“樱花山谷”两个工程项目征地拆迁等方面提供帮助,收受该公司负责人所送现金共计108万元。

开发商来写个申请,拿给领导批一下,工程款就拨出去了。这些款项去了哪里,用在什么地方,没人去管。”文山州纪委监委第九审查调查室主任熊文林介绍说,按照当地规定,保障房项目由州一级审批,文山市(县级市)负责拨付工程款和日常监管。由于监管不力,部分拨付资金被开发商挪到其他私人用途,导致资金链断裂项目停工,购房群众无法入住。“工程‘烂尾’以后,有关部门才去调开发商专用账户的银行流水,发现资金被用到其他地方,但为时已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