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导航

楼市投机者的“禁地”:这个地方因何神秘?

  一条无形的线,划分出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侧是广袤平原、高楼林立,一侧是大漠孤烟、雪山高原,这便是**的“胡焕庸线”。

  从黑龙江黑河出发到云南腾冲,这条大致倾斜45度的直线,不仅是我国人口密度、地貌区域的分割线,也将房地产划分成冰与火的两极。

  过去一年,楼市经历了由热到冷的大逆转。但是,从**数值看,胡焕庸线东南部25个主要省份和直辖市,前11月房地产开发**达132188亿元,在全国占比96.3%;该线西北六省房地产开发**仅5126亿元,占比3.7%。

  房地产开发**数据,不仅能反映资本流向,也是楼市发展的晴雨表。上述数据的巨大分野,便是胡焕庸线两侧楼市的明显映照。业内俗称的“**不过胡焕庸线”,也因此而来,即该线西侧城市的房地产,不具备显著的****。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随着一些新兴行业在西部崛起,胡焕庸线以西地区的人口有上升趋势;与之对照,线以东的东北三省人口负增长愈发明显。难以被打破的胡焕庸线,会在房地产市场出现例外吗?

  房地产也有条“胡焕庸线”

  在地理学界,“胡焕庸线”并不是一个陌生名词。

  早在1935年,我国**的地理学家胡焕庸便提出这一发现。当时,为描述中国人口密度在不同地区的分布,胡焕庸通过多种途径获得了全国各区县人口数据,并在此基础上手绘出****张人口密度图、一条人口分界线。

  按他当时的分析,此线以东,全国36%的土地,养活全国96%的人口;此线以西,全国64%的土地,只有全国4%的人口。这条45度直线,划出两个截然不同的世界,一边以农耕为基础,人口密度高,一边则是地广人稀的游牧之地。

  神奇的是,随着时间推移与社会发展,业内逐渐发现,胡焕庸线不仅是人口密度的分割线、气候地貌的分割线,还与房地产市场有深度关联。

  近年来,许多学者将房地产研究与该线结合起来,用以衡量我国东南和西北两地楼市的差异与不平衡。为避免统计学偏差,业内多用从黑河到腾冲的省界线作为依据,该线东南部包括25个主要省份和直辖市,西北部则有六个。

  从**面积上看,胡焕庸线东南部地理面积共计429.62万平方**,西北六省地理面积共计531.41万平方**。但从房地产**数据上看,西北六省广袤的土地,远未撑起与其面积成正比的**体量。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1~11月份,全国房地产开发**137314亿元,同比增长6.0%。其中,东部地区房地产开发**72483亿元,中部地区**28674亿元,西部地区**30959亿元,东北地区**5199亿元。

  胡焕庸线以西的内蒙古、西藏、甘肃、青海、宁夏、新疆六个完整地理省份,被包括在统计局口径的“西部地区”中,期内房地产开发**分别为1193亿元、137亿元、1446亿元、438亿元、441亿元、1471亿元,共计5126亿元。

  胡焕庸线以东的黑龙江、吉林、辽宁、北京、天津、河北、山西、上海、江苏、浙江、福建、安徽、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海南、重庆、四川、云南、贵州、陕西共25个省份和直辖市,房地产开发**共132188亿元。

  也就是说,胡焕庸线东侧的主要省份,占全国房地产开发**总量的96.3%,西北六省仅占比3.7%,而后者土地面积占比超五成。

  从胡焕庸提出至今,这条线的整体趋势一直未被打破,它所代表的客观规律,已成为研究我国国情的重要基础。房地产市场与之共生的分界线,也使业界产生了“**不过胡焕庸线”这一认知,大量**资金扎堆去往东南。

  楼市炒作资金的“禁地”

  放眼西北土地,如果细数不欢迎炒房者的城市,玉门算一个。

  玉门别名油城,是甘肃省酒泉市管辖的一个县级市。早在上个世纪,石油工业曾是玉门的支柱,但随着九十年代石油资源逐渐枯竭,玉门人口开始分流到新区或者酒泉,老城区的房价,也因人口的大量流失而快速跌落。

  最夸张的2003年,玉门老城区房价曾低至每套仅数千元。近两年,玉门房价略微回升,不过也频频因“两万就能买套房”等话题冲上热搜。在各类房产信息网上,玉门老城房源被展示得极少,即便在酒泉市,大量房源也仅售二十万元。

  抛开这类典型的资源枯竭型城市不谈,即便是西北主要的省会城市,楼市也已处在降温通道。以兰州、西宁、银川、乌鲁木齐、呼和浩特为例,这些城市曾因处于房价“洼地”,经历过一波上涨,但受限于人口、产业承载量,房价已纷纷降温。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